2011年3月30日星期三

Incendies("母親的告白") ----- This is what should be called "Best Picture"!
























Film : Incendies (Canada) (2010)
Directed by Denis Villeneuve
Screenplay by Denis Villeneuve/ Valérie Beaugrand-Champagne
Based on Scorched by Wajdi Mouawad
Starring Lubna Azabal/ Mélissa Désormeaux-Poulin/ Maxim Gaudette/ Rémy Girard/ Allen Altman
Music by Grégoire Hetzel
Duration : 130 mins
Opening Scene

1 . 看此片其間不其然想起"The Best of Youth"那個搞革命的母親角色,也想起"Tetro"的故事! 

2. 很有人性的一齣電影,愛與恨很多時也是糾纏不清,電影如是,現實如是!被恨是否才代表重要,你有試過去恨一個人嗎?其實是很花心力的!一直恨你的人說原諒你,是代表他真的釋懷還是你已變得不重要?

3. 故事順著尋找母親的過去而發展,我在想其實我對父母的過去也真的一無所知,甚至他們的愛情故事是如何我也一點頭緒也沒有,究竟我是為何生於這世上?

4. 電影中的母女真的很似,女兒尋找已逝母親足跡的同時,insert母親當時的經歷,時空不斷交錯,雙線平衡發展,剪接顯出功力!

5. 片最震撼的畫面是掃射mini-bus那一場戲!

6. 神與數學有甚麼關係?這世上有很多東西是沒答案的,就如pure maths一樣是追求一些沒答案的東西(其實我對pure maths一無所知),片中其中一句妙筆是一個數學家竟然証明了一條公式.........那麼神也必然存在!事情被發現的或然率有多少?神的角色是甚麼?

7. 收到信的人也許一生也會在自責中度過,是否又太殘忍了?

8. 由片子開場不久宣讀遺囑開始已張力十足,要"面向地下,背向世界",何其怪哉,大概是對自身命運的一種無言反抗!最近對遺囑這東西有點"著迷",大概我的遺囑也會有點怪吧!

9. Twins的sister很strong, 有其母親風範!

10. 片中插曲:"You and Whose Army?"(Radiohea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AUMgureA6o  
"Like Spinning Plates" (Radiohea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QBDsNiCCNM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GxNnnXTvKs

11. Official Trailer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Df-XuYid1A 

24 則留言:

  1. 我記得我爸去世時,也曾想過若我是他的朋友,他在我眼中是個怎樣的人呢?其實別說消弭隔代的不平衡,即使想像一下我是我的兄弟姐的朋友,那也很難想像是甚麼樣子呢...(這話題挺有趣,讓我貼在fb status上)

    回覆刪除
  2. 我沒有答案,似乎我從來沒有把他們視作「一個獨立於我」的人,去認識他們...

    回覆刪除
  3. "想像一下我是我的(父母)兄弟姐的朋友"好有趣,我沒想過這問題!

    回覆刪除
  4. 我朋友在fb的comment是:It's complicated. XDD

    回覆刪除
  5. comment to"把父母視作同輩朋友"的status~ ;)

    回覆刪除
  6. 請問您還記得結尾的畫面嗎? (或者情節)

    回覆刪除
  7. 大概記得,不過我的blog盡量不提劇情及結局的,更何況此戲還未正式上畫,不好意思了!

    回覆刪除
  8. 今天看了,很想立即分享我的感想(不然我會忘了:pp):

    我的感想就是:因果都是中性的!從來都沒有善因善果、惡因惡果這回事,因果根本不包含賞與罰的意義,因果是一種事情發生的邏輯,佛學說:「如是因,如是果」,本來就是指事情的關係,沒有報不報應這回事,那種說法只是一種安慰吧。教宗不能回答小女孩關於「為何發生海嘯」的問題,我懂得答。為何人要遇上海嘯,因為他們住在那裏。根本不必滲入情緒。我這種說法很冷酷無情吧。其實這種想法才令一個人更正直,因為他不會為了得到善果去種善因,至於會不會由於不怕惡果而去種惡因呢?我目前覺得自己不會,因為我覺得做壞事的當下已經不舒服,而它的後果總是弊多於利(這種利弊也是主觀的)。

    正如戲中的母親,其實我一點不覺得她對他有恨,(岔開一點:我覺得她的反應、子女知道真相的反應,都淡然得令人震驚。這是我覺得劇本有點奇怪的地方,因為故事本來頗戲劇化,但是在感情位卻出奇地平淡。尤其我很想看女主角與子女間的關係,可全片卻沒半點透露出來。)我也認為她不應恨她,她才是始作俑者,可以說一切都是她自招的,(尤其她加入組織就該預了後來的事)可重申一次,那種後果並不是對她的懲罰,那只是一種因果相生的邏輯吧。而我想那男的也不會因而萬分悔恨,畢竟那是他的任務,他害過的人豈只她,若他真有那種悔過心,早已自盡多時了。我假設編導刻意把愛恨淡化至幾乎零,也許他的結論也是:這就是因果,不必用對錯去衡量。

    這就是為何一條數學算式可以引證上帝的存在,上帝是否存在,是一種邏輯,只是邏輯能解得通,上帝就(可以)存在。

    最後,我想我是個比你更冷酷的人吧,我不太感覺到這齣戲中所謂的愛與恨,因而看最後那兩封信,雖然有點眼濕濕,不過也因而覺得有點突兀。怎樣的人就會看出怎樣的戲,我比較冷酷,所以並不太感覺到這戲有很強烈的愛恨衝擊。

    回覆刪除
  9. 噢,第三段中間打錯字了,應是「我也認為她不應恨他」才對~

    回覆刪除
  10. 關於教宗Q & A:我很欣賞他說天災不是對任何人的懲罰。證明他是一位開明的教宗~

    回覆刪除
  11. 期待你的回應,但不必太心急~~~ ;)
    說到酷刑,我覺得這戲中行使的那種「酷刑」,對施刑者而言也很疲累吧...我想起《風聲》那條麻繩,更恐怖1000倍!!!

    回覆刪除
  12. 沒錯,是因果,沒對錯!不過若說這個果是她自招的又有點那個!事情就是這樣,沒人可以怪責!

    我反而覺得他們的反應也很強烈,不是畫面可以見到很誇張那種,而是對強烈反應的抑壓,變得木無表情!

    至於我寫的愛恨,不在電影裡,只是我借題發揮,因為我對愛恨的反應是一向是頗強烈的!記得一次與同事講開對湯鎮業的憎恨,我說的時侯不覺甚麼,但她們的反應告訴我:"你太極端了",我說我不可早死過湯鎮業,因為我要睇住他點死!是,我是這樣想!

    再看一次,還是覺得那兩封信是殘忍的,雖然用心不是!如果是我,我會揀一直找不到媽媽,心裡遺憾,還是得知這樣的真相?

    至於施刑者,也許不會疲累,因為看著他人因自己而受苦,應該有一種快感可抵償很多東西!

    p.s. 我沒看"風聲"啊!

    回覆刪除
  13. 我說的"自招",不是說"抵佢死/活該"的意思,而是因為她做了A,所以便出現B這種認知。因此我覺得她不應恨施刑者,是她自己選擇為組織服務,所以帶來後果。基本上我相信現實中所有問題都與自己的選擇有關,我不buy把一切問題推在環境上,而我最不喜歡聽的一句話是:「佢條命好之嘛!」完全是不負責任到極點的說法。

    整體而言我仍然覺得全片的感情處理都是偏向淡然的,當然可能是你說的那種震驚至無法表達的情緒,但至少顯示了編導不認為激烈的情緒起伏是必要的。其實我們為何激動?因為有愛恨、有正邪批判才會激動,(就像你的湯鎮業例子)若壓根兒將一切視為因果運作的一部分,就沒有批判,也沒有激動了。

    因此,我想最後大兒子知道真相後,不會像你想的那麼內心交戰,首先他從來沒有想念過母親,而他傷害過很多人,他早已把自己變成一副機器了,所以你所提出的遺憾,我想他是不會有的。寫到這裏,我想也不能忽略片中的「戰爭」背境,在隨時喪命的環境下,唯有對一切也只能變得無感,才不致於發癲。這跟今天的大陸有點相似。

    你竟然沒看「風聲」?為甚麼?沒有你不喜歡的演員啊...

    回覆刪除
  14. what's more: 你的blog越來越多followers,恭喜恭喜~ :DD

    回覆刪除
  15. 可能我就是不想看化一切,想保留那種大起大跌的情感起伏!That's something! 不過,同時又不想這樣,因為長期這樣太辛苦!是的,我有時會享受平靜,沒有開心沒有不開心,不過又覺得欠了點甚麼!

    記得戲中是提到他很想找母親的,而且暗示因為找不到才性格大變,變得凶殘!所以,心中那刺是一直存在的吧!

    風聲電影中心沒上,錯過了!

    回覆刪除
  16. 是啊,這兩天突然多了兩個!如果有多些回應我會仲開心!

    回覆刪除
  17. 噢,原來他是想念母親的,我忘了~~相信他也會產生你說的內心交戰吧。不過在我眼中的他,即使本來有尋找母親的善良念頭,可是經過多年來作為施刑者的殘忍生活,大概連那一點的人性也早消失了吧...(所以說怎樣的人就看出怎樣的電影)人都是善變的,會不知不覺、或不能自控地改變初衷,這一點相信你也同意吧~

    執著,我是完全反對的;不過,不執著就不是你,而且你比較執著於不開心的事,唯一的應對辦法是:順其自然,順著這樣的自己去生活、去憶苦思甜吧~ ;)

    回覆刪除
  18. 我相信兩種極端的性格可以存在於同一個軀體之內,他用凶殘對戰爭的迷戀去掩蓋憶母之情,唯有這樣極端才work吧!當他回復正常人的生活,那種情意結就會慢慢再浮現!

    回覆刪除
  19. 有這種可能,人都不太清楚自己為何那樣做,例如常常自以為很強大,其實脆弱得很~

    我覺得認識自己的原點,是個很有趣的過程,當發現真正的自己時,那份豁然開朗是很cool、很勁的,就像高中時解答了全班都不懂得的數學題一樣~

    回覆刪除
  20. 其實我一直覺得這世界沒有真正的強者,只有裝強的人,有的話也只是沒人性的人,我不喜歡!是吧,他把自己變成操控別人生命與痛苦的人去埋藏他找不到母親那心靈的脆弱!

    回覆刪除
  21. 「回到原點」,這不是又回到這電影的命題嗎?真有趣~ ;)

    回覆刪除